www.szyms.com.cn
快穿攻略之女配逆袭手册笔趣阁小说介绍
快穿攻略之女配逆袭手册笔趣阁_快穿攻略之女配逆袭手册

快穿攻略之女配逆袭手册笔趣阁

三程半版

小说主角: 古隽 宁辰宇 王秀 宋贞 陈裕 喻言 王二狗 大瀛 陈牧 陈星

相关标签: 科幻空间 文学 人生 科幻灵异 主宰 配角 幻灵 小说 快穿之 女配

最后更新:2023/8/6 9:35:19

最新章节:快穿攻略之女配逆袭手册笔趣阁最新章节 第七百六十一章 待嫁新娘VS黑心莲侍女(8) 2023-08-06

小说简介:【【2019云起华语文学征文大赛】参赛作品】人生总有主角,而配角始终被笼罩在主角的光环之下。但配角凭什么要甘愿臣服于主角。人生重来,配角也要做自己人生的主宰。时一:为什么我总是没有节假日?付莲生:配角太多,她们都需要你。ps:各种配角,坐等逆袭。

内容摘要:付莲生爬完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级台阶,脚都快累断聊时候,终于到达了异时空门口,看到时一正坐在樱桃树下优哉游哉地品茶,气不打一处来,但知道时一祖宗这个暴脾气的他,还是耐着xìng子,低声下气地哄着。“客人来了。已经在异时空虚拟大厅里等了很久了。”“我知道。但是不想接这个单。”时一端着青花瓷茶杯,扬起衣袖,转身而立,道:“我没有在她身上看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她她能够支付你想要的报酬。”付莲生抚了抚额,十分头痛祖宗的任xìng。“哦~”,时一一向寡淡的脸上罕见出现了好奇的神sè,“那我倒是得下去看看,她能够支付给我的报酬是什么?”付莲生正要长舒一口气的时候,又听得时一道,“八成也就是哄骗我下去见她而已。这样的先例又不是没有过。不去也罢。”“我的祖宗啊~”,他的心都揪了起来,再也忍不住了,直言道:“人愿意用她的真心来和你做jiāohuàn!”“真心?”时一眉尾微微上挑,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她居然保留着真心?有意思。”“你不是一直都想拥有一颗人类的真心吗。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了。”付莲生在边上不着痕迹的煽动着。来也不能怪他像个老妈子似的唠唠叨叨,要不是神主大人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看着时一出任务,而时一至今也没有一个任务量

TXT下载:电子书《快穿攻略之女配逆袭手册笔趣阁》.txt

MP3下载:有声小说《快穿攻略之女配逆袭手册笔趣阁》.mp3

开始阅读第1章 痴情不改妹妹vs报复人格哥哥(1) 有声小说第1章 痴情不改妹妹vs报复人格哥哥(1) 下载APP绿色免费APP 相似小说类似小说换源

第761章 待嫁新娘VS黑心莲侍女(8) 第760章 待嫁新娘VS黑心莲侍女(7) 第759章 待嫁新娘VS黑心莲侍女(6) 第758章 待嫁新娘VS黑心莲侍女(5) 第757章 待嫁新娘VS黑心莲侍女(4) 第735章 攻略目盲反派(25) 第734章 攻略目盲反派(24) 第733章 攻略目盲反派(23) 第732章 攻略目盲反派(22) 第731章 攻略目盲反派(21) 第730章 攻略目盲反派(20) 第729章 攻略目盲反派(19) 第728章 攻略目盲反派(18) 第727章 攻略目盲反派(17) 第726章 攻略目盲反派(16) 第725章 攻略目盲反派(15) 第724章 攻略目盲反派(14) 第721章 攻略目盲反派(11) 第720章 攻略目盲反派(10) 第719章 攻略目盲反派(9) 第718章 攻略目盲反派(8) 第717章 攻略目盲反派(7) 第716章 攻略目盲反派(6) 第715章 攻略目盲反派(5) 第714章 攻略目盲反派(4) 第713章 攻略目盲反派(3) 第712章 攻略目盲反派(2) 第711章 攻略目盲反派(1) 第710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番外) 第709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46) 第708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45) 第708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44) 第707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43) 第706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42) 第705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41) 第704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40) 第703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39) 第702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38) 第701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37) 第700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36) 第699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35) 第698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34) 第697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33) 第696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32) 第692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28) 第691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27) 第690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26) 第689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25) 第688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24) 第687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23) 第686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22) 第685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21) 第684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20) 第683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19) 第682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18) 第681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17) 第680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16) 第679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15) 第678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14) 第677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13) 第676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12) 第675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11) 第674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10) 第673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9) 第672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8) 第671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7) 第670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6) 第669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5) 第668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4) 第667章 洗脚丫头想上位(3) 第663章 身患绝症富家女(21) 第662章 身患绝症富家女(20) 第661章 身患绝症富家女(19) 第660章 身患绝症富家女(18) 第659章 身患绝症富家女(17) 第658章 身患绝症富家女(16) 第657章 身患绝症富家女(15) 第656章 身患绝症富家女(14) 第655章 身患绝症富家女(13) 第654章 身患绝症富家女(12)
快穿攻略之女配逆袭手册笔趣阁相关书单
快穿攻略之女配逆袭手册笔趣阁类似小说
快穿攻略之女配逆袭手册笔趣阁书评精选
彼方ꦿོོ
之前追过的书啊!找了好久才重新找回,终于看到大结局了~
清宁时光
晒出来让你们眼红一下,羡慕不?嫉妒不?
小明
榆大。  九月里,校园里榕树正葱蓉,新生和家长们成群结队地往教学楼、寝室楼奔走。  能够进入榆大,这是件无比光荣的事情,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  在校门口等待了一天的宁辰宇,连想见的人的影子都没见到,一时有些沮丧。  这时候穿着复古连衣裙的女孩儿拿着两瓶水向他跑来,“宁辰宇,迎接新生别太累了。”  富画是学校有名的校花,性格温柔,人又长得好看,学习成绩在全校也是数一数二的。可以说是学生们心中真正的女神了。可她,偏偏就只钟情于清心寡欲的他。  这三年里,她每次都创造机会,希望对方能够注意自己,能被自己的魅力所俘获,可是似乎全是做了无用功。  前段时间,她特意挑了一个好时机向对方告白了,结果却被无情拒绝了。大学这几年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对方口中所说的女朋友,因此她特地拜托人打听了他高中时候,发现他根本就没有过什么恋爱。也似乎是越挫越勇,她在这棵树上也吊得越来越深。  宁辰宇没有接她的水,整个人仍然呆坐在花坛边上。  他在想,他的时一为什么还不来。  “辰宇,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富画靠近了他,希望用自己的温柔打动他。  “我没事。”宁辰宇语气冷淡。  开始的时候,他不知道对方喜欢自己。因此视为普通同学还能一起做做实验什么的。可自从对方向自己告白以后,他就很坚定地拒绝了对方。他答应过他的时一的,考上同一所大学,她就是他的女朋友。  富画害怕他对自己产生抵触情绪,特意坐在离他远一些的地方。两个人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  “辰宇,你知道我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不能多看看我。”她有些哀怨。  从小到大,她就是众星捧月,鲜少会有男生不喜欢她的。平时身边的追求者更是趋之若鹜。可偏偏就是眼前的这个男生对自己毫不动容。  “我有女朋友的。”宁辰宇言简意赅,却很坚定地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你骗人。”富画激动地站了起来。  与其说是激动,还不如说是愤怒。  “我找人调查过你了,你高中根本就没有过女朋友。”  “我没有骗你。”宁辰宇根本就不在乎对方调查自己。他这样冷漠的性子是从小养成的,情绪只会因为自己在意的人而波动。  “宁辰宇,我到底哪里不够好。”富画眼中已经带了泪光,“你凭什么不喜欢我。”  宁辰宇听到她带着种种哭腔的声音,这才看了她一眼,“你很好。”  哪怕是只知道学习的他,在寝室里也经常听到室友对她的意淫。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富画听到对方对自己的肯定,转笑为泪。  她相信自己是有机会的。从小到大,她想追的男生没有一个追不到的。  “因为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清淡的女声从背后传来。  宁辰宇看清声音的主人,整个人立刻跳了起来,一把就蹦过去把她抱在了怀里。  时一,他的时一,终于来了。  他欣喜若狂,高兴得简直要疯了。  现在的他,一点稳重的样子都没有了。  “我就是他的女朋友。”时一松开了行李箱,抱住了他,睇了眼前的女孩儿一眼,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哥哥无比吃香,但没想到开学报到第一天就能够碰到女孩子向他告白。  看来大学四年,她得看紧自己的香饽饽了。  “你?”富画有些伤心,又有些气愤。  明明那人告诉自己他在高中没有谈恋爱的,大学这三年里,也没看到他和什么女生有过交往,是哪里蹦出来的这个女朋友。  在她眼里,眼前的这个女生,哪哪都比不上自己,而且还素颜,一看就青涩得不得了。哪里有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更让她难过的是宁辰宇看见时一的态度。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对谁如此的热情。  “哥哥,你不介绍一下我吗?”时一杵了杵他的腰腹,明显有些吃醋。  眼前的这个女孩,要长相有长相,要气质有气质,怎么看,都是适合交往的对象呢。  是不是她没撞到,她的哥哥就答应了。  宁辰宇根本就不在意富画,哪里顾得上富画的感受。他现在只想抱着他的时一,抱到天荒地老那种。  “哥哥?”见他没有反应,时一又加大了力度。  “不要动。”宁辰宇伸手抱住了她的头,轻轻地蹭着,“我很想你”。  情话如此的直白,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富画哭着跑开了。  她没想到,自己真的败北了。  “哥哥……”时一有些无奈。  他都把人气哭了,也不解释解释。  “我是真的很想你。”宁辰宇抱紧了她,让她更加贴近自己的身体。  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能够把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这样,他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哥哥~”时一还想说些什么,粉嫩的唇被一下子覆住。  辗转而细密的亲吻让她脑海有几秒钟的空白,直到她快呼吸不过来了,才得到新鲜的空气。  “我很想你。”宁辰宇仍然重复着。  时一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想告诉他,她也十分想念他,却又被亲吻。  “我的时一啊,你知不知道,我是多么的想念你啊。”宁辰宇在心中叹息,不断汲取着她口中的甜蜜。  他再也不要和他的时一分开那么长的时间了。  三年的时间有多长呢?对于宁辰宇来说,每天都像是度日如年。  “哥哥,边上有人……”趁着被放开呼吸空气的短暂时间,时一赶忙提醒着他。  她可不想和哥哥的恋爱早早就被曝光给家里,让几位老人伤心。  宁辰宇能够明白她的担心,但他却不再畏惧世俗的眼光。现在的他,已经有能力能够养活自己了。而且他自信能够给时一稳定幸福的生活。  因此他什么都不想管,什么也不想在意,再次亲吻了下去。  “哥哥~”  “我只要你。”  “唔~”
zssq1663
“你来了?”苏沫立刻迎了上去。  “嗯,走吧。”黎苓一眼就发现了站在好朋友边上的男人。男人有着杂志里男模般的精致长相,气质倒是温和得很。年纪尚小的她只当这是苏沫的哥哥,并没有往其他的方向想去。  “走。”苏沫挽住了她的手往公交车方向走去。  周奇紧跟在两个小朋友身后,神色晦暗难明。  母亲前不久重病离世,他才晓得自己的真实身份是褚家的私生子,褚老爷子曾经许诺过要把母亲给娶回家结果反悔才导致了母亲忧郁成疾的。可褚老头子早就死了,他现在找过去也不会得到褚家人的承认。算是年少有为拥有几十人公司的他,和褚家的产业比起来就像是蚂蚁和大象,硬拼只有死路一条。他虽然拼不过褚家的势力,可也不会就这样放任着母亲的委屈不理。  花了大价钱调查褚家,晓得了褚绪和表妹黎苓感情深厚的事后,他决定从黎苓入手,一步步把褚家人在意的东西给抢过来。  看完画展出来,他给苏沫打了出租车,特意步行把家最远的黎苓给送回了家。  黎苓虽然觉得这位哥哥的年纪要比她很多,可因为这是第一次和年纪比她大许多的异性接触,而对方对她又温柔体贴细心,对他的观感还是蛮好的。  应心心一连几个星期都没看到褚家的车来接自己女儿过去玩儿,直觉女儿和褚绪吵架了。她准备好好开导开导自己女儿,给她分析分析两人发生矛盾的症结,却几次都被黎苓关在了门外。不得已之下,她只好亲自给褚家打了电话,想要了解一下什么情况。  褚母对娘家的几个姐妹一向都一视同仁,但因为褚绪的原因,唯独对这位三妹妹愧疚得不行。现下接到了她的电话,眉心不自觉蹙了起来。  “大姐,褚绪在家没有?”  应心心开门见山,褚母也不和她卖关子了,直接道:“孩子在家里呢。”  “大姐啊,最近褚绪心情是不是不大好啊?”应心心问得谨慎。  褚母记起早上时候还看到了褚绪,他情绪似乎和往常也没什么不同,但三妹妹都这么问了可能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问题,斟酌道:“好像是有点。”  “那就对了。”应心心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大姐,你有几天没看到我们家黎苓了?”  她这么一问,褚母有些犹疑了,她好像是有一个多月没看到黎苓这孩子了。难道是说黎苓和褚绪闹矛盾了。  电话那头的沉默传来,应心心晓得她的目的达到了。  “你姐夫派人从国外运回来了一批新鲜食材,这个周末你和黎苓来家里吃饭呢。”褚母抚摸着自己裙边的花纹做出了邀请。  虽然她不愿意儿子和黎苓的关系走到那一步,但作为黎苓的亲大姨来说,她更不愿意见到两个生分到陌生人都不如的地步的。  周末,黎苓被母亲应心心不情不愿地揪着过来了。  她看到餐桌前坐着的褚绪,匆匆把头给扭了过去。  她还在生哥哥的气呢。这么多天都没见她,也不说主动找她,还是母亲发现了不对劲给大姨打了电话才让她过来的。  “你这孩子,看到你哥也不喊人。平日里,你们关系不是最好了吗?”应心心一只手笑着把黎苓给推到了褚绪身边的位置,另外一只手掐着黎苓腰间的软肉示意她听话。  黎苓吃痛皱起了眉头。  褚绪冷淡的眸光在她脸上一闪而过,伸出手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就坐这里吧。”与此同时,他似无意抬眸看了眼对面。  坐在褚绪对面的时一安静吃着盘里的面包,显然没有把注意力放到两人身上。  他拿起刀叉,主动给黎苓碗里放了一块烹好的鳕鱼肉。黎苓高兴地喊了好几声“哥哥”,得到了褚绪的积极回应——揉发顶。  褚家人看到褚绪又和黎苓修复好了关系,心情各有各的复杂。应心心倒是很高兴。  当晚,黎苓被留宿了褚家,住的还是以前的房间,而应心心则去了大姐房间说知心话。  黎苓很想和哥哥像从前那般抱在一起睡觉,可当着时一的面她不好意思叫哥哥过来,也不好意思去哥哥的房间。  时一感觉到了她的不自在,早早就洗漱上床睡觉了。  一直假装看书的黎苓再听到她绵密平静的呼吸声后,静悄悄挪开了露台玻璃门。褚绪听到玻璃窗的响动以为是许时一下意识抬起头,见到是黎苓,眼中的光黯淡了一瞬。  “哥哥,我进来。”黎苓在玻璃窗上呵着气,用手指画着字。  褚绪本来就没关门,走过去用手一推门就开了。黎苓拍了拍自己的小脑袋瓜,扑向了他的怀里,撒娇道:“哥哥,你都好久没找我了。我连你不关露台玻璃门的事儿都给忘记了。”  褚绪敏感觉察到了她胸前的小茱萸,脸黑了起来,把她往后推了几步。  “哥哥,你怎么了?”黎苓继续往他怀里扑,褚绪索性抱了床上的枕头挡在身前。  “哥哥,你这是怎么了,我们这才多久没见,你就对我这么陌生了。”黎苓眼中闪过受伤。  褚绪想到自己前段时间无意看完的一部乱伦影片,里面的男女主人公就是他和表妹黎苓这般的关系,影片最后两个主人公众叛亲离只能选择投海自杀,有些慌张道:“没什么,只是你和我都长大了,应该保持点距离了。”  他虽然真的很喜欢表妹黎苓,但毕竟年纪还小,对众叛亲离这样的事情还是很害怕。  黎苓没有感觉出他的慌张,但听出了他话语中的疏离,稚嫩的脸上布满了悲伤,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转,“哥哥这是不喜欢苓苓了。”  “时间不早了,你回去睡吧。明天我们再一起玩。”褚绪没有正眼看自己表妹。  他感觉以往的自己罪恶得不行,差点就把表妹和自己都给害了。  黎苓低垂着头走回了自己房间。看着床上安睡的小女孩,生出了仇恨。
我还好
手机现在被收中,好难受,下周五或周四晚上见三程爱你不要把我忘了,喵~感觉我太久没冒泡了
zssq6553
我觉得大大可以写一些关于游戏的,个人比较喜欢(如果是王者最好),我什么游戏都玩,但是都比较菜。。。所以就想看看电竞文开心一下。
&你表情牵动我心脏
宁辰宇和时一两个人都是行动派,说服家里人同意后,立刻偷走户口本悄悄地去民政局把结婚证给领了,顺带搬到新房开启了同居生活。  自上次被拒绝后,富画仍然不死心,特意出高价请私家侦探调查了宁辰宇,发现了他的秘密后,迫不及待地来找他。  宁辰宇性子淡漠,平时不上心任何事情,可你只要触摸到他所在乎的,怎么着他都得把你剐一层皮。  富画本以为拿时一和他是法律上的兄妹关系不能结婚能够胁迫到他,但没想到对方根本不care,而且还暗着嘲讽了她一波,气不过的她准备把他俩的“背德”爱情公开在校园,让他们接受所有人的唾弃。  可惜还没等她准备好一切,她就翻了船。  她这几年明面上虽然是在对宁辰宇示好,但私底下却没少收舔狗们的礼物。舔狗里不小心混进了一只穷屌丝,见她收了礼物还不答应和自己好,怒而把他和她的聊天记录贴上了校园网站。  原本以为富画是女神中的清流的男生们,看到聊天记录里她那副“婊里婊气”的脸孔,突然醒悟了过来。学校里看不惯富画的女生多着呢,正好也借着这个机会火上浇油。富画一时间从神坛跌入了泥端。  富画的爸爸是个精明人,见着孩子在学校名声不好了,立刻给国外的一个知名大学  捐赠了几百万,把富画塞了进去。  富画虽然心有不甘,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服从安排。  当然,这个穷屌丝会揭露得如此巧合吗?一切不过都是宁辰宇的安排。  他向来不主动惹事,但事情发生他也不会推诿。明明他已经给过女神警告了不是吗,可对方却一再挑战自己底线。  他只想让他的时一安安心心地从学校毕业,然后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婚礼,共同生活在这座没有亲朋好友的城市。为什么对方还要不依不饶的呢?!  在时一不知道的时候,宁辰宇已经替她扫清了感情路上最大的障碍。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时一毕业的时候了。  宁辰宇特意从百忙之中抽出空来,亲自到学校参加她的毕业典礼。  才短短三年时间而已,宁辰宇已经成为了榆城家喻户晓的人物。他凭借自己的努力,成功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成功上市。  他能够赏光参加母校的毕业典礼,榆大高层觉得无比光荣,榆大的学弟学妹们更是觉得无比的荣幸,纷纷上台要求和他合影留念。  时一在台下望着红毯正中央意气风发气度超凡的他,与荣有焉。  这可是她从年少时光就看好的少年啊,现在她的少年光环加身,荣誉加顶,无比的瞩目。她这个“伯乐”更加为自己的眼光得意。  台上的宁辰宇配合着学弟学妹们,眼前却一直望着台下穿着学士服的她,笑得灿烂无比。在旁人看来,却是他亲和有礼的表现。  时一却怎么看都怎么觉得他的笑里透着蔫坏。  毕业始终是件值得纪念和庆祝的事情,时一多多少少喝了一点酒,可偏偏她对自己的流量又不自知,表面上看起来整个人还正常,就是脸有点红而已,实际上早就醉得不行了。  宁辰宇扶着她走到家门口,她整个人已经软趴下了,嘴里还一直叫嚷着,“我还要喝”。  宁辰宇抱紧她的腰,另外一只手去摸钥匙开门,却一下子被时一吻住了脖颈。  “乖,放开。”时一开始啃了起来,宁辰宇吸了一口凉气,忍着痛开了门,然后直接扛着她进了房间。  “哥哥~哥哥~”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时一醉眼朦胧,摸索了好久都没触摸到他的身体。  宁辰宇安静地站在床头前,借着窗帘透出的细微光芒,贪婪地扫视着眼前的少女。  他的时一,早就长大了,身段越发成熟,像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就等着采摘了。  “哥哥,你去哪里了……”摸不到宁辰宇,喝醉酒的时一摇摇晃晃从床上挣扎着起来,准备开灯,手却一把被握住。  “哥哥~”处于半醉半醒之间的她小心地试探着。  “是我”。  宁辰宇觉得自己手中握着的不应该是手,而应该是古人书上写的琼脂柔夷,念念不舍地贴在脸颊侧摩挲着。  “哥哥~”时一接触到了温热的熟悉的脸庞,安心地倒了下去。  宁辰宇顺势压了下来,把脸蹭到她的脖颈边,灼热的呼吸喷散在他的时一的脸上。  他仍然在努力克制着自己,努力不释放自己心内牢笼关押着的猛兽。  “哥哥,热~”时一撒着娇,准备躲开他。  宁辰宇又怎么会轻易让她得逞,更加用力抱紧了她,让她和自己贴合得更近,让她感受着自己的炙热。  时一觉得自己好热,不仅身体燥热,心里也好热。她努力挣扎着,想要脱开手来把自己的衣服脱掉,无意中唇擦过了他的耳边,却觉得无比清凉。她毫不思考地亲吻了他。  随意毫无套路的吻落在了宁辰宇的脸上,像蜻蜓掠过水面一般。他的心底却像坠入了一枚巨石。他不再刻意隐忍。  “唔……”时一有些不能呼吸了。  宁辰宇一直希望能够给他的时一一场完美的体验,所以一直都在等,等一个合适的契机。但他没想到,他的时一会如此的主动。他再也忍耐不住,细细碎碎的吻落到了时一的脸上身上,婉转的呻吟不断从他的身下逸出。  灼热的空气中弥漫出糜费的味,他们彼此肌肤相贴,感受着搏动的心跳。  这一夜,是迷乱的一夜。  时一只觉得自己一刻也未能得到停歇。  最后,直至筋疲力尽,沉沉睡去。  宁辰宇满足地把她搂在怀里,让她枕着自己有力的臂膀。  他的时一,终于成为他的了。  这是他的时一。  他满意地在她额上落下轻轻一吻。  我会爱你,永远爱你,用我的生命起誓。  【任务完成】
zssq3757
“那你?”褚母斟酌道,“你总不能一直不和时一见面吧。”  “没关系的,只要时一这孩子过得好,我就放心了。”周玢使劲用手帕擦着眼泪,精致的妆容都坏了许多,也不再藏着掖着了,话也说得直接,“以前的时候是我不懂事,不然也不会害得这孩子没了父亲。现在,我重新嫁了人,是个五十多岁的富商,对我也不错,知冷知热的,就是有几个成了家的孩子,让时一过去说不定还会被我那些继子给欺负。远不如在您这里,有您对她的关心,还有褚大少爷对她的照顾,比我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都要安心。”  周玢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褚母没有别的好说的了,握着她的手是用力再用力,“其实是我要感谢你,感谢你把时一送来了我们褚家。”  “您客套了。”周玢从珍珠包里掏出了信用卡塞到了她的手上,眼睛低垂望向脚背上的丝袜,“我知道褚家家大业大,您也看不上这点。只是这多少都是我的一点心意。”  她见褚母还在推拒,咬咬牙道:“就算是我给时一以后交的学费了。”  褚母的手停住了,叹了一口气,“好。”  周玢现在的身份处境是有些尴尬。一般有点身份地位的人家都看不上她,也不怎么想和她交际。更何况要她真把时一给带了过去,还真是让人有点担心。  秋千上坐着的时一一边摇晃,一边拆着自己在这个小世界收到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嘴角都写满了笑意。  “怎么样,喜不喜欢?”礼物是褚绪早就给买好了的,只是一直都不知道以什么名义给送出去。  时一晃动着手上亮闪闪的钻石发卡,缓缓低下了头去。  “你这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啊?”少年有些着急了。  “你说呢。”时一突然抬头吓了他一跳。  “那我回房间了。”褚绪转身欲走,时一牵住了他的手,郑重道:“谢谢你。”  “谢什么谢啊。都一家人。”  “那还是谢谢你。”  十二岁的小女孩儿眼睛眨呀眨的,平时不苟言笑的脸上漾起笑的波纹,很有反差感。  “谢谢我那你可就加油吧。你那成绩,在国内都考不上好大学。”褚绪逃一般地往回去。  时一握着钻石发卡深思着。褚绪说得其实很有道理。她目前这个成绩要考国内的好大学是有些恼火的。  褚绪刚刚上楼,就撞上了黎苓。理智告诉他应该好好和表妹打个招呼再离开。  “哥哥……”黎苓红着眼睛想要抱他,褚绪往边上躲开了去,心虚道:“黎苓,你怎么了?”  这几年,奶奶一直都和黎苓关系很好,每个周都要带黎苓去教堂做一次礼拜。他又一向对教堂这些不感兴趣,所以逐渐就和黎苓疏远了。当然,他不会主动承认,真正让他和黎苓关系疏远的是曾经观看的那个乱lun影片给他带来的冲击。  黎苓没想到他会躲开,红着眼说出了心里话,质问道:“你是不是在和许时一谈恋爱?”  好朋友苏沫可跟她说了很多很多的八卦。尤其是班上男孩子暗恋谁谁谁做了什么什么,苏沫全部都给她科普了一遍。接吻是属于谈恋爱里面才有的范围。  她小时候和哥哥接吻,可以归于两个人不懂事。可哥哥现在都是高中生了,他再亲吻许时一……难过像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袭上她的心头。  “黎苓”,褚绪第一次正视着她的眼睛,认真道:“就算我和许时一谈恋爱,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哥哥,她才十二岁!”黎苓现在很生气,她也不明白自己是生气什么,心中一直压抑着的猛兽就好像要被她放出笼子。  “我知道她十二岁。”褚绪恢复了在众人面前寡言少语而又沉默冷淡的模样,也是最让黎苓生疏的模样。  “哥哥,你以前说过会一直对我好的。你说过你只会亲我的。”黎苓双手捏在楼梯扶手上,仰着头质问着他,与此同时眼泪大颗大颗地往脚背上掉。  “以前是我不懂事。是我对不起你。”褚绪心有愧疚。  这些年,他只要一想到小时候和黎苓做过的事情,就会很难受。同时也庆幸自己没有做出更出格的事情。  “哥哥,你为什么要亲她啊,为什么要给她过生日,为什么要给她送礼物!你为什么啊!”  褚绪被她的悲伤情绪所感染,安静站在原处,观望着她的一举一动,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了进来。  黎苓见他没有反驳,更气了,一下子拽住了他的手腕,比他低一个头的她直接压了过去,一边哭一边祈求,“哥哥,亲我,亲我……”  她踮起脚胡乱地亲着,因为身高的原因,只能触到他的下颌角。褚绪单手推开了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语气中有着疲倦,“黎苓,我们是表兄妹。”  他一直都以为小时候的自己能够做出那样的糊涂事,一方面是因为年纪小不懂事,一方面是因为对X的好奇。现在来看,或许还有表妹黎苓的因素。  “以前我们都可以的,现在为什么不行!”黎苓试图再次靠近他。  心里的猛兽终于突破桎梏被她放了出来。她终于承认,不是哥哥需要她,而是她需要哥哥。她也清楚记起了,她和哥哥的第一次亲吻,完全是她有意识的引you.  “黎苓,你清楚一点。”褚绪死死按住了她的肩膀,沉声道:“你也不想闹得人尽皆知。”  黎苓忍不住冷笑,“哥哥什么时候变心的?”  褚绪觉得没有什么时候更比现在头痛了,他努力让自己真诚且可靠,道:“我从来都没有变心。因为我以前没有爱上过任何人。”  “哥哥,你真的变了。”黎苓重重阖上了眼皮,晶莹的泪珠掉落到她脖颈中,提醒着她现在的褚绪不再是她以前的哥哥这一事实。  “就当我变了吧。”褚绪不想继续再和她争执。楼下脚步声响起,他不想引起旁人无端的讨论,快速进了自己的房间去。
忘川河畔彼岸花开
“你求什么?”付莲生拿着小本本,时刻准备着记录。  饶是他在这世间游荡了千年,也从未见过穿着如此暴露,打扮如此低俗的女人。有些没眼看。只好把眼睛牢牢盯在了这宣纸上。  “我求金钱。我喜欢钱。”女子挤了挤自己的白皙,“我想一辈子被老板包养。想老板爱我。”  “很直白的谈话。”付莲生脸上表情有些微妙,见惯了各种掩饰自己内心想法的人,偶尔遇到个这样的还有些不习惯。  “可是我老板要抛弃我了。”女子哀哀切切道:“我大学毕业就跟了他,什么也不会。要是他不要我了,我就活不下去了。”  “活不下去了?你要去自杀?”付莲生边记录边询问。  甚至在思考等女子自杀后再过来寻找他们的可能性。  “你怎么知道我自杀过。”女子更加悲伤,“我第一世的时候被老板抛弃我就自杀了,等我醒来回到了大学毕业刚刚被老板包*的时候,我以为重活一世肯定能让老板对我死心塌地的,可是老板说我假。他说和我只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  付莲生心里叨叨,包*关系不就是这样嘛,难道还能包养出什么感情,但脸上仍然一副冷淡表情,“请问您可以付出什么代价?”  “我也不知道我付出什么代价会让你们满意,但除了我的大*,其他的你们都可以拿走。”女子特意摸了摸自己的**,满脸的骄傲。  付莲生还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顾客,不禁红了脸。  “我要你身上的【拜金】”在一旁听了许久的时一,终于开了口。  “只要【拜金】,不要其他的吗?比如我的大*?”女子明显喜不自胜,情不自禁抖动着自己*前的肉。  时一笑了,“不要了。”  付莲生是一刻也和这个顾客待不下去了,挥挥手,女子便在位置上消失了。  “这么浅薄的顾客,为什么要接?”他很疑惑。  “我倒是觉得她很单纯。”时一拿过本子,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协议达成。  “我倒是觉得她蠢,都活两辈子了还活不明白。”付莲生嘴里碎碎念,抬头去看时一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  大殿彻底归于寂静,望着这熊熊燃烧着的一盏盏引魂灯,他心中有说不出的落寞。  宸邬。  这是临近几个市区设施最好、服务最佳、价格也最高的精品楼盘。里面只出售精品别墅。  没有人知道这背后的老板真正是谁,但却从不能阻止他们为这绝好的楼盘买单。且高价难求。  时一睁开眼,松了松被这大胸压得痛的肩背,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啧。她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这整个房间的布置真是亮瞎了她的眼。  杯子上镶了黄金,椅子上镶了黄金,床上铺了黄金,梳妆台上垫了黄金,镜子镀了黄金,上面摆满的瓶瓶罐罐里面还沉着黄金……足见房间主人对黄金的”热爱”。  “余小姐,醒了吗?”专门照顾她的保姆吴妈在外面敲门。  “怎么了?”时一隔着镶了金条的门和她对话。  “寓先生今晚要过来。”吴妈对她不开门的举动早就习以为常了,只是害怕她听不清故意放大了声音。  “好。”时一反应平淡。  门外的吴妈心里却在暗自奇怪,平日里这余小姐哪一次听到先生过来不高兴得上蹦下跳得,她都担心这余小姐的大*会抖落下来,这次就个“好”字就没有了,是有些反常。  看来她得跟先生说道说道,查查是不是这余小姐有什么二心。  时一之所以有这样的反应是有原因的。  她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被*养的情人,见不得光的,而且又拿的是女配剧本,最终的结局不想都知道。这寓先生今晚过来可不是和她叙叙旧情,探讨生命的运动与人生终极意义的和谐的,而是为了把她从这住所里赶出去,为他的真爱腾地。  你要是说这宸邬的老板没其他的地界儿可以收容自己这个情人了吧,也不是,而是这不相信爱情的寓先生突然从空心人变成了这第一有情人,一点都不想委屈了自己的真爱,想要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她而已。包括这个她已经住了五年的屋子。  虽然现在这寓先生和真爱还没真正接触,但人在书店拐角那惊鸿一瞥,已经认定了非她不可了。  果然晚上的时候,寓時桢坐下没几秒,就提出让时一搬出别墅。  在一旁伺候的吴妈眼睛抖了抖,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有问题了。  才开始伺候余小姐的那几年,她是希望离开的,甚至暗暗期盼先生早点看清楚余小姐的拜金脾气,可五年处下来,发现这个大胸的余小姐除了爱自己的*一点儿、拜金得很,其他一点毛病都没有,不给她工作挑刺儿、不给她找不痛快,时不时地还肉痛地给她个什么过期的化妆品之类的。  这化妆品虽然过期了,但里面的金粉是实打实可以换钱的啊。  怎么先生这是说走就让走?!  时一早就知晓寓時桢今天的来意,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随口“哦”了一声。  “你那些东西都可以带走。”寓時桢很仔细观察她的面部表情,发现没什么大的起伏,心里也没什么反应。  说起来,他也的确不是个小气的人,这几年没少给时一好东西,还有张无上限刷的副卡。逢年过节给时一还置办不少金银首饰,只是因为她喜欢。  “好。”  时一起身准备收拾东西,却因为动作太急了,大*扯得她往下面一坠,寓時桢见她要摔倒赶忙扶了一把,正好按在那软*上。  良人都有些尴尬。  “是我不小心。”时一真没有想色诱,可是这原主的衣服都是些暴露的,好不容意找到这么一件只在*部开了一个小口的衣服,现在被这么一按,微微露出来的白皙就更多了。  寓時桢等她站稳,立刻收回了手,正色道:“你搬出去就和我结束了包*关系,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我呸。时一想,以前床上的时候,你都摸了多少回了,现在装正经了。  心情也开始变坏。  这女主角一出现,无论怎么崩坏的男主角也能用“真爱”洗白。谁考虑考虑这为女主做铺垫的女配了。
韶青三程,下周见
手机现在被收中,好难受,下周五或周四晚上见
三程爱你[emot=default,07/]
不要把我忘了,喵~
感觉我太久没冒泡了[emot=default,44/]
韶青呃……
大大的书的月票现在是月制的吗……
刚刚发现月票清零了……
可能只是我这里显示的吧……
然后我发现能投月票了
但现在就只有我投的两张……
possibility想要大大写电竞文的宝贝进来
我觉得大大可以写一些关于游戏的,个人比较喜欢(如果是王者最好),我什么游戏都玩,但是都比较菜。。。所以就想看看电竞文开心一下。
统一解释:更新问题与第一个故事问题
更新问题:每天两更,更新时间在晚10点到12点。

第一个故事问题:
盆友们对不上号,都不是你们的错觉,拜托你们相信一下自己的直觉,就是缺了。
一共缺了四章,因为涉敏感词太多,被屏蔽了。

再解释一下:
看完我三本书的盆友,应该都会感觉到很多故事有缺,特别是我的第一本《快穿之前任攻略计划》,都是因为这类原因导致部分章节被屏蔽。
但是,我实在不想改,因为改起来很有可能就会导致表现不生动。后续可能会慢慢改,但还有很多新书准备写,也不是很能肯定。
第十八章 痴情不改妹妹vs报复人格哥哥(18)
榆大。
  九月里,校园里榕树正葱蓉,新生和家长们成群结队地往教学楼、寝室楼奔走。
  能够进入榆大,这是件无比光荣的事情,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
  在校门口等待了一天的宁辰宇,连想见的人的影子都没见到,一时有些沮丧。
  这时候穿着复古连衣裙的女孩儿拿着两瓶水向他跑来,“宁辰宇,迎接新生别太累了。”
  富画是学校有名的校花,性格温柔,人又长得好看,学习成绩在全校也是数一数二的。可以说是学生们心中真正的女神了。可她,偏偏就只钟情于清心寡欲的他。
  这三年里,她每次都创造机会,希望对方能够注意自己,能被自己的魅力所俘获,可是似乎全是做了无用功。
  前段时间,她特意挑了一个好时机向对方告白了,结果却被无情拒绝了。大学这几年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对方口中所说的女朋友,因此她特地拜托人打听了他高中时候,发现他根本就没有过什么恋爱。也似乎是越挫越勇,她在这棵树上也吊得越来越深。
  宁辰宇没有接她的水,整个人仍然呆坐在花坛边上。
  他在想,他的时一为什么还不来。
  “辰宇,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富画靠近了他,希望用自己的温柔打动他。
  “我没事。”宁辰宇语气冷淡。
  开始的时候,他不知道对方喜欢自己。因此视为普通同学还能一起做做实验什么的。可自从对方向自己告白以后,他就很坚定地拒绝了对方。他答应过他的时一的,考上同一所大学,她就是他的女朋友。
  富画害怕他对自己产生抵触情绪,特意坐在离他远一些的地方。两个人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
  “辰宇,你知道我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不能多看看我。”她有些哀怨。
  从小到大,她就是众星捧月,鲜少会有男生不喜欢她的。平时身边的追求者更是趋之若鹜。可偏偏就是眼前的这个男生对自己毫不动容。
  “我有女朋友的。”宁辰宇言简意赅,却很坚定地表达着自己的态度。
  “你骗人。”富画激动地站了起来。
  与其说是激动,还不如说是愤怒。
  “我找人调查过你了,你高中根本就没有过女朋友。”
  “我没有骗你。”宁辰宇根本就不在乎对方调查自己。他这样冷漠的性子是从小养成的,情绪只会因为自己在意的人而波动。
  “宁辰宇,我到底哪里不够好。”富画眼中已经带了泪光,“你凭什么不喜欢我。”
  宁辰宇听到她带着种种哭腔的声音,这才看了她一眼,“你很好。”
  哪怕是只知道学习的他,在寝室里也经常听到室友对她的意淫。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富画听到对方对自己的肯定,转笑为泪。
  她相信自己是有机会的。从小到大,她想追的男生没有一个追不到的。
  “因为他已经有女朋友了。”清淡的女声从背后传来。
  宁辰宇看清声音的主人,整个人立刻跳了起来,一把就蹦过去把她抱在了怀里。
  时一,他的时一,终于来了。
  他欣喜若狂,高兴得简直要疯了。
  现在的他,一点稳重的样子都没有了。
  “我就是他的女朋友。”时一松开了行李箱,抱住了他,睇了眼前的女孩儿一眼,宣示着自己的主权。
  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哥哥无比吃香,但没想到开学报到第一天就能够碰到女孩子向他告白。
  看来大学四年,她得看紧自己的香饽饽了。
  “你?”富画有些伤心,又有些气愤。
  明明那人告诉自己他在高中没有谈恋爱的,大学这三年里,也没看到他和什么女生有过交往,是哪里蹦出来的这个女朋友。
  在她眼里,眼前的这个女生,哪哪都比不上自己,而且还素颜,一看就青涩得不得了。哪里有她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更让她难过的是宁辰宇看见时一的态度。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对谁如此的热情。
  “哥哥,你不介绍一下我吗?”时一杵了杵他的腰腹,明显有些吃醋。
  眼前的这个女孩,要长相有长相,要气质有气质,怎么看,都是适合交往的对象呢。
  是不是她没撞到,她的哥哥就答应了。
  宁辰宇根本就不在意富画,哪里顾得上富画的感受。他现在只想抱着他的时一,抱到天荒地老那种。
  “哥哥?”见他没有反应,时一又加大了力度。
  “不要动。”宁辰宇伸手抱住了她的头,轻轻地蹭着,“我很想你”。
  情话如此的直白,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富画哭着跑开了。
  她没想到,自己真的败北了。
  “哥哥……”时一有些无奈。
  他都把人气哭了,也不解释解释。
  “我是真的很想你。”宁辰宇抱紧了她,让她更加贴近自己的身体。
  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能够把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这样,他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哥哥~”时一还想说些什么,粉嫩的唇被一下子覆住。
  辗转而细密的亲吻让她脑海有几秒钟的空白,直到她快呼吸不过来了,才得到新鲜的空气。
  “我很想你。”宁辰宇仍然重复着。
  时一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想告诉他,她也十分想念他,却又被亲吻。
  “我的时一啊,你知不知道,我是多么的想念你啊。”宁辰宇在心中叹息,不断汲取着她口中的甜蜜。
  他再也不要和他的时一分开那么长的时间了。
  三年的时间有多长呢?对于宁辰宇来说,每天都像是度日如年。
  “哥哥,边上有人……”趁着被放开呼吸空气的短暂时间,时一赶忙提醒着他。
  她可不想和哥哥的恋爱早早就被曝光给家里,让几位老人伤心。
  宁辰宇能够明白她的担心,但他却不再畏惧世俗的眼光。现在的他,已经有能力能够养活自己了。而且他自信能够给时一稳定幸福的生活。
  因此他什么都不想管,什么也不想在意,再次亲吻了下去。
  “哥哥~”
  “我只要你。”
  “唔~”
  
第二十章 痴情不改妹妹vs报复人格哥哥(20)
榆城虽是二线城市,房价却和北上广差不多。
  大学还没毕业的宁辰宇能够付得起榆城的首付,显而易见他是多么的有潜力。
  相比于在座各位长辈脸上一闪而逝的惊讶,时一的内心则更要震惊得多。
  她的哥哥……她拥有如此好的哥哥。
  她一直以为自己才是感情里用心的那一方,哪知道真正动情的人只爱做。
  望着宁辰宇的眼中,隐隐出现了泪花。
  “哭什么……”宁辰宇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他其实做得还不够。
  他比不上那些出生富贵的子弟,什么都不用费心,他能够给时一的都得靠自己的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努力。
  “哥哥……”时一声音中带了哽咽,“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难怪他放假没有和她一起回来,定然是去挣钱拼搏了。
  “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一切都是我甘愿的。”宁辰宇感受着掌心滚烫的泪珠,心也跟着细密跳动起来。
  他的时一啊。仍然灼热地为他落泪。
  他感受到了她的滚滚爱意。
  一旁的姥姥和姥爷,见着两个小情侣的腻歪,脸上的笑都快咧到嘴根了。
  两个孩子之间的情感如此的真挚热烈,他们也更加安心。
  白妈妈心里已经隐隐有些认可了他,但还是不放心地把时一拉到了房间里进行详细了解。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两个孩子太小,分不清楚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稀里糊涂在一起了,然后又稀里糊涂分开。
  时一面对妈妈的询问,表现得异常的坚定。
  她很清楚,自己在这个时候的态度决定了所有人的立场。
  “你们什么时候产生特殊感情的?”白妈妈眼神复杂。
  她一直以为两个孩子之间的距离遥远,是不会产生除兄妹以外的情感的,可偏偏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发生了现在的一切。
  “初一。”时一很坦白。
  她清楚,现在这种时刻隐瞒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追的你?”
  “是我主动向哥哥表白的。”时一握紧了自己的双手,“但是他没答应。”
  “嗯?”白妈妈疑惑起来了,“他为什么没有直接答应你?”
  她原本以为这两个孩子发生感情,肯定是宁辰宇追的自己女儿,没想到自己女儿一开始还是被拒绝的一方。
  “哥哥那时候应该不喜欢我吧。”时一很淡然。
  毕竟要是没有那时候的以退为进,就没有现在。
  “那他什么时候答应你的?”白妈妈越加好奇。
  也想起了在时一初一的时候,她正好撞到宁辰宇从她房间出来,她过去时一门口正好听到时一哭泣的声音。她以为时一是被他欺负了,这才会第二天就把时一带回了老家。
  “妈妈还想得起来宁阿姨去世的时候吗?”宁辰宇的亲妈还活着的时候,不停地搅和着这个重组家庭。白妈妈私底下没少和姥姥抱怨,时一也听到了不少。
  白妈妈脸色微微有些变化,“记得”。
  “哥哥不是来找我吗,就是在那个假期,我再次向哥哥告白,说假如我和他考上同一所大学,就当他的女朋友。”时一蹲在了她的双膝旁。
  “原来是这样”。
  白妈妈至今都还想得起宁辰宇跌跌撞撞从停尸房出来的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这天底下的孩子哪里有不爱自己的父母的,哪怕她做得再不好,始终都是孩子心里的羁绊。
  她还想起和宁爸爸街坊四邻地找他,找不到,一个中年男人蹲在巷子口就呜呜大哭的样子。
  除非生性薄凉,父母哪里又不爱孩子的呢。
  “妈妈,我真的很喜欢哥哥,或者说,我爱他。我从懂事的时候就开始爱他了。”时一很诚挚地仰望着自己的妈妈,“现在他也爱我,我们会很幸福的。”
  她年少时期,从没对任何事情任何人产生过执念。可唯独对待哥哥,她从头到心底都生出嫉妒和占有。
  “你真的确定他是未来陪你过一生的人吗?”白妈妈仍然不确定地询问着。
  她没想到自己的一一是爱得早、爱得深的那一方。她从来都觉得自己亏欠了她,现在她的一一明显爱着宁辰宇,她这个做母亲的又怎么敢去干涉呢。
  时一把头靠在她的膝上,声音很轻很轻,却又无比的坚定热忱,“妈妈,我确定哥哥就是我的选择。”
  她的青春,遇上了他以后,就只和他相连了。她也只愿和他想联系。
  “你个傻姑娘。”白妈妈轻轻抚摸着她的发顶,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
  孩子们本来就长大了,她想管也管不了。可她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女儿一一了,她真的希望她的一一能够得到最好的一切,不要重蹈她的覆辙。
  因此也暗下了要好好对待宁辰宇的决心。不要让自己的因素成为两个孩子在一起的阻碍。
  “妈妈,你放心,哥哥对我不能再好了。”时一握紧了她的手,“哥哥把他能给我的都给我了”。
  她的大一,因为她的哥哥丰富了起来。她的人生,也因为他广阔了起来。
  “只要你开心,妈妈就知足了。”白妈妈轻轻抚着自己女儿的手。
  女大不中留。时一能够和一个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在一起,她这个做妈妈的其实要少好多忧心。
  只是以后结婚过日子可不比现在谈恋爱,希望两个孩子能够扛住柴米油盐的琐碎,抵抗住世俗生活的艰难。
  客厅里,宁爸爸正在和儿子谈心。
  “时一是个好孩子,你以后千万千万不能辜负她。”他十分严肃。
  他的生活因为白妈妈而重获生机,自然也不希望看到白妈妈伤心难过。
  宁辰宇沉吟半晌,郑重道:“我知道的。”
  他比任何人都要珍惜时一。
  他的时一,是让他怦然动心的姑娘,是陪伴他走过丧母伤痛的姑娘,是横亘他青春年少的姑娘,也是他淡漠记忆里的唯一亮色,他怎么舍得让她受委屈。
  这是他要一辈子对她好的人,他只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给她最好的一切。
  他就怕自己给她的不够好而已。
第二十一章 痴情不改妹妹vs报复人格哥哥(21)
宁辰宇和时一两个人都是行动派,说服家里人同意后,立刻偷走户口本悄悄地去民政局把结婚证给领了,顺带搬到新房开启了同居生活。
  自上次被拒绝后,富画仍然不死心,特意出高价请私家侦探调查了宁辰宇,发现了他的秘密后,迫不及待地来找他。
  宁辰宇性子淡漠,平时不上心任何事情,可你只要触摸到他所在乎的,怎么着他都得把你剐一层皮。
  富画本以为拿时一和他是法律上的兄妹关系不能结婚能够胁迫到他,但没想到对方根本不care,而且还暗着嘲讽了她一波,气不过的她准备把他俩的“背德”爱情公开在校园,让他们接受所有人的唾弃。
  可惜还没等她准备好一切,她就翻了船。
  她这几年明面上虽然是在对宁辰宇示好,但私底下却没少收舔狗们的礼物。舔狗里不小心混进了一只穷屌丝,见她收了礼物还不答应和自己好,怒而把他和她的聊天记录贴上了校园网站。
  原本以为富画是女神中的清流的男生们,看到聊天记录里她那副“婊里婊气”的脸孔,突然醒悟了过来。学校里看不惯富画的女生多着呢,正好也借着这个机会火上浇油。富画一时间从神坛跌入了泥端。
  富画的爸爸是个精明人,见着孩子在学校名声不好了,立刻给国外的一个知名大学
  捐赠了几百万,把富画塞了进去。
  富画虽然心有不甘,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服从安排。
  当然,这个穷屌丝会揭露得如此巧合吗?一切不过都是宁辰宇的安排。
  他向来不主动惹事,但事情发生他也不会推诿。明明他已经给过女神警告了不是吗,可对方却一再挑战自己底线。
  他只想让他的时一安安心心地从学校毕业,然后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婚礼,共同生活在这座没有亲朋好友的城市。为什么对方还要不依不饶的呢?!
  在时一不知道的时候,宁辰宇已经替她扫清了感情路上最大的障碍。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时一毕业的时候了。
  宁辰宇特意从百忙之中抽出空来,亲自到学校参加她的毕业典礼。
  才短短三年时间而已,宁辰宇已经成为了榆城家喻户晓的人物。他凭借自己的努力,成功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成功上市。
  他能够赏光参加母校的毕业典礼,榆大高层觉得无比光荣,榆大的学弟学妹们更是觉得无比的荣幸,纷纷上台要求和他合影留念。
  时一在台下望着红毯正中央意气风发气度超凡的他,与荣有焉。
  这可是她从年少时光就看好的少年啊,现在她的少年光环加身,荣誉加顶,无比的瞩目。她这个“伯乐”更加为自己的眼光得意。
  台上的宁辰宇配合着学弟学妹们,眼前却一直望着台下穿着学士服的她,笑得灿烂无比。在旁人看来,却是他亲和有礼的表现。
  时一却怎么看都怎么觉得他的笑里透着蔫坏。
  毕业始终是件值得纪念和庆祝的事情,时一多多少少喝了一点酒,可偏偏她对自己的流量又不自知,表面上看起来整个人还正常,就是脸有点红而已,实际上早就醉得不行了。
  宁辰宇扶着她走到家门口,她整个人已经软趴下了,嘴里还一直叫嚷着,“我还要喝”。
  宁辰宇抱紧她的腰,另外一只手去摸钥匙开门,却一下子被时一吻住了脖颈。
  “乖,放开。”时一开始啃了起来,宁辰宇吸了一口凉气,忍着痛开了门,然后直接扛着她进了房间。
  “哥哥~哥哥~”房间里没有开灯,一片漆黑,时一醉眼朦胧,摸索了好久都没触摸到他的身体。
  宁辰宇安静地站在床头前,借着窗帘透出的细微光芒,贪婪地扫视着眼前的少女。
  他的时一,早就长大了,身段越发成熟,像一个熟透了的水蜜桃,就等着采摘了。
  “哥哥,你去哪里了……”摸不到宁辰宇,喝醉酒的时一摇摇晃晃从床上挣扎着起来,准备开灯,手却一把被握住。
  “哥哥~”处于半醉半醒之间的她小心地试探着。
  “是我”。
  宁辰宇觉得自己手中握着的不应该是手,而应该是古人书上写的琼脂柔夷,念念不舍地贴在脸颊侧摩挲着。
  “哥哥~”时一接触到了温热的熟悉的脸庞,安心地倒了下去。
  宁辰宇顺势压了下来,把脸蹭到她的脖颈边,灼热的呼吸喷散在他的时一的脸上。
  他仍然在努力克制着自己,努力不释放自己心内牢笼关押着的猛兽。
  “哥哥,热~”时一撒着娇,准备躲开他。
  宁辰宇又怎么会轻易让她得逞,更加用力抱紧了她,让她和自己贴合得更近,让她感受着自己的炙热。
  时一觉得自己好热,不仅身体燥热,心里也好热。她努力挣扎着,想要脱开手来把自己的衣服脱掉,无意中唇擦过了他的耳边,却觉得无比清凉。她毫不思考地亲吻了他。
  随意毫无套路的吻落在了宁辰宇的脸上,像蜻蜓掠过水面一般。他的心底却像坠入了一枚巨石。他不再刻意隐忍。
  “唔……”时一有些不能呼吸了。
  宁辰宇一直希望能够给他的时一一场完美的体验,所以一直都在等,等一个合适的契机。但他没想到,他的时一会如此的主动。他再也忍耐不住,细细碎碎的吻落到了时一的脸上身上,婉转的呻吟不断从他的身下逸出。
  灼热的空气中弥漫出糜费的味,他们彼此肌肤相贴,感受着搏动的心跳。
  这一夜,是迷乱的一夜。
  时一只觉得自己一刻也未能得到停歇。
  最后,直至筋疲力尽,沉沉睡去。
  宁辰宇满足地把她搂在怀里,让她枕着自己有力的臂膀。
  他的时一,终于成为他的了。
  这是他的时一。
  他满意地在她额上落下轻轻一吻。
  我会爱你,永远爱你,用我的生命起誓。
  【任务完成】
第九十四章 空心老板VS贪婪情人(1)
“你求什么?”付莲生拿着小本本,时刻准备着记录。
  饶是他在这世间游荡了千年,也从未见过穿着如此暴露,打扮如此低俗的女人。有些没眼看。只好把眼睛牢牢盯在了这宣纸上。
  “我求金钱。我喜欢钱。”女子挤了挤自己的白皙,“我想一辈子被老板包养。想老板爱我。”
  “很直白的谈话。”付莲生脸上表情有些微妙,见惯了各种掩饰自己内心想法的人,偶尔遇到个这样的还有些不习惯。
  “可是我老板要抛弃我了。”女子哀哀切切道:“我大学毕业就跟了他,什么也不会。要是他不要我了,我就活不下去了。”
  “活不下去了?你要去自杀?”付莲生边记录边询问。
  甚至在思考等女子自杀后再过来寻找他们的可能性。
  “你怎么知道我自杀过。”女子更加悲伤,“我第一世的时候被老板抛弃我就自杀了,等我醒来回到了大学毕业刚刚被老板包*的时候,我以为重活一世肯定能让老板对我死心塌地的,可是老板说我假。他说和我只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
  付莲生心里叨叨,包*关系不就是这样嘛,难道还能包养出什么感情,但脸上仍然一副冷淡表情,“请问您可以付出什么代价?”
  “我也不知道我付出什么代价会让你们满意,但除了我的大*,其他的你们都可以拿走。”女子特意摸了摸自己的**,满脸的骄傲。
  付莲生还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顾客,不禁红了脸。
  “我要你身上的【拜金】”在一旁听了许久的时一,终于开了口。
  “只要【拜金】,不要其他的吗?比如我的大*?”女子明显喜不自胜,情不自禁抖动着自己*前的肉。
  时一笑了,“不要了。”
  付莲生是一刻也和这个顾客待不下去了,挥挥手,女子便在位置上消失了。
  “这么浅薄的顾客,为什么要接?”他很疑惑。
  “我倒是觉得她很单纯。”时一拿过本子,按上了自己的手印,协议达成。
  “我倒是觉得她蠢,都活两辈子了还活不明白。”付莲生嘴里碎碎念,抬头去看时一的时候,人已经不在了。
  大殿彻底归于寂静,望着这熊熊燃烧着的一盏盏引魂灯,他心中有说不出的落寞。
  宸邬。
  这是临近几个市区设施最好、服务最佳、价格也最高的精品楼盘。里面只出售精品别墅。
  没有人知道这背后的老板真正是谁,但却从不能阻止他们为这绝好的楼盘买单。且高价难求。
  时一睁开眼,松了松被这大胸压得痛的肩背,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啧。她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这整个房间的布置真是亮瞎了她的眼。
  杯子上镶了黄金,椅子上镶了黄金,床上铺了黄金,梳妆台上垫了黄金,镜子镀了黄金,上面摆满的瓶瓶罐罐里面还沉着黄金……足见房间主人对黄金的”热爱”。
  “余小姐,醒了吗?”专门照顾她的保姆吴妈在外面敲门。
  “怎么了?”时一隔着镶了金条的门和她对话。
  “寓先生今晚要过来。”吴妈对她不开门的举动早就习以为常了,只是害怕她听不清故意放大了声音。
  “好。”时一反应平淡。
  门外的吴妈心里却在暗自奇怪,平日里这余小姐哪一次听到先生过来不高兴得上蹦下跳得,她都担心这余小姐的大*会抖落下来,这次就个“好”字就没有了,是有些反常。
  看来她得跟先生说道说道,查查是不是这余小姐有什么二心。
  时一之所以有这样的反应是有原因的。
  她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被*养的情人,见不得光的,而且又拿的是女配剧本,最终的结局不想都知道。这寓先生今晚过来可不是和她叙叙旧情,探讨生命的运动与人生终极意义的和谐的,而是为了把她从这住所里赶出去,为他的真爱腾地。
  你要是说这宸邬的老板没其他的地界儿可以收容自己这个情人了吧,也不是,而是这不相信爱情的寓先生突然从空心人变成了这第一有情人,一点都不想委屈了自己的真爱,想要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她而已。包括这个她已经住了五年的屋子。
  虽然现在这寓先生和真爱还没真正接触,但人在书店拐角那惊鸿一瞥,已经认定了非她不可了。
  果然晚上的时候,寓時桢坐下没几秒,就提出让时一搬出别墅。
  在一旁伺候的吴妈眼睛抖了抖,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有问题了。
  才开始伺候余小姐的那几年,她是希望离开的,甚至暗暗期盼先生早点看清楚余小姐的拜金脾气,可五年处下来,发现这个大胸的余小姐除了爱自己的*一点儿、拜金得很,其他一点毛病都没有,不给她工作挑刺儿、不给她找不痛快,时不时地还肉痛地给她个什么过期的化妆品之类的。
  这化妆品虽然过期了,但里面的金粉是实打实可以换钱的啊。
  怎么先生这是说走就让走?!
  时一早就知晓寓時桢今天的来意,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随口“哦”了一声。
  “你那些东西都可以带走。”寓時桢很仔细观察她的面部表情,发现没什么大的起伏,心里也没什么反应。
  说起来,他也的确不是个小气的人,这几年没少给时一好东西,还有张无上限刷的副卡。逢年过节给时一还置办不少金银首饰,只是因为她喜欢。
  “好。”
  时一起身准备收拾东西,却因为动作太急了,大*扯得她往下面一坠,寓時桢见她要摔倒赶忙扶了一把,正好按在那软*上。
  良人都有些尴尬。
  “是我不小心。”时一真没有想色诱,可是这原主的衣服都是些暴露的,好不容意找到这么一件只在*部开了一个小口的衣服,现在被这么一按,微微露出来的白皙就更多了。
  寓時桢等她站稳,立刻收回了手,正色道:“你搬出去就和我结束了包*关系,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我呸。时一想,以前床上的时候,你都摸了多少回了,现在装正经了。
  心情也开始变坏。
  这女主角一出现,无论怎么崩坏的男主角也能用“真爱”洗白。谁考虑考虑这为女主做铺垫的女配了。
昨夜星辰期待中
哎,有时候好生气啊!女主加油💪
Y
感觉作者好高冷呀[emot=default,06/]就想问问有没有男主,是不是1v1还是无男主[emot=default,02/]
宝at
好看!!!!